Friday, December 17, 2010

口头陈词因延误未能进行?我们坚持想聆听各造提出的陈词内容!


经过将近1年半的审讯后,晋入尾声的验尸庭今天择订明年1月5日,针对轰动全国的赵明福坠楼验尸案作出死因裁决。

验尸庭原本订于今日(17日)在庭上做出口头陈词,令此案告一段落,惟因各造纷纷延迟交上书面陈词给验尸庭,致使验尸庭无法在今天进行5造口头陈词,衍生枝节。

口头陈词因延误未能进行

验尸官上月6日在37名证人供证完毕后,谕令各造须最迟在本月10日呈上书面陈词,好让5造陈词(口头)可在今天进行。

不过,其中3造即总检察署、雪州政府及赵家家属,都迟至昨天(16日)呈上书面陈词;率先呈上书面陈词的是律师公会,反贪会也在周二(14 日)呈上书面陈词。

由于各造未在庭上进行陈词,5造也一致决定不对外公开书面陈词内容。

验尸庭也抉订本月27日,让有需要的单位针对5份陈词提出书面的答覆陈词。惟因届时不会开庭,因此5份陈词届时也不能公开。


验尸官阿兹米尔一度指出,他原本想在本月30日就做出裁决,如今唯有订在下月5日下午2点半下判。

另外,反贪会检控主任阿都拉萨则指出,涉及验尸案的相关法令条文并未阐明需有答覆陈词部分,惟他对此没有异议。

淑慧携子听审遭庭警驱赶

值得一提的是,久违的赵明福妻子苏淑慧也携同明福儿子尔家出现在法庭,惟由于法庭禁儿童进入而不得入内。

苏淑慧母子在庭内亮相约10分钟,便随着赵明福兄长铭基率先离去。10个月大的赵尔家在庭内成为焦点,庭内公众、媒体一直逗着他玩。

针对验尸庭今天没有进行陈词,赵家代表律师哥宾星解释说,此案已审讯了年半,加上律师们本身也很迟才拿到书面陈词,需时研究。

赵明福原本是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政治秘书,反贪会去年7月15日针对州议员拨款事件将他带回问话,次日被发现坠死在莎阿南玛莎南大厦5楼天台处。

内阁于去年7月22日已议决采取3步骤,彻查赵明福离奇坠楼案,包括促警方尽速完成调查、设立验尸庭及成立皇家委员会。

验尸案去年8月5日正式开审,至今已传召37名证人,呈堂证物达173件。

丽兰对节外生枝表示失望

另外,赵明福妹妹丽兰对验尸庭今天衍生枝节表示不满及失望,强调她嫂嫂淑慧特别带了小尔家来法庭,就是想聆听此案陈词。

“据我所知,其中一方今天才交出书面陈词。”

她指责反贪会,根本无意令此案水落石出,只想掩盖真相,让众人相信其兄死于自杀。

她强调,她如今唯一的冀望便是皇委会,希望皇委会能够找出兄长死因。

她要求法庭进行口头陈词,好让家属可以聆听各造提出的陈词内容。

Friday, November 5, 2010

苏志海遭推撞有连环图为证

赵明福妻舅苏志海于加腊士补选中,惨遭马华话望生区会秘书张锦森推撞的事件继续延烧。“全民挺明福”运动今日出示连环图证明苏志海确实是被推到和强压在地,在旁目睹整起事件的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则在事后乘车而去。

他们也极力驳斥,马华领袖声称苏志海是“路滑险些跌倒”以及张锦森是在为王赛芝开路的说辞,并斥责王赛芝屡次撒谎,试图掩饰张锦森所犯下的暴行。

根据媒体报道,王赛芝口口声称,“苏志海并非如媒体报道般,跌倒在地。事发地点是斜坡,当时下着雨,场面是人挤人,地面也相当滑,苏志海相信是在冲撞之间,险些跌倒。所幸,他前后方都有人,并即时将他拉起,没造成损伤。这起事件,绝对没有人为因素存在”

王赛芝也说,“她是确定险跌倒的一名‘全民挺明福’成员站起来后,才步上轿车离开,有关‘不顾而去’之说并不存在”

至于马华话望生区会主席徐先权则说,“张锦森不是故意与‘全民挺明福’成员发生冲突及推到苏志海。据了解,事发时,场面混乱,张锦森只是尽责为副部长王赛芝开路,别无伤人之意”

连环图可以证明两人撒谎

“全民挺明福”运动协调员庄国雄和黄业华指出,连环图可以证明王赛芝和徐先权都在说谎,包括:

(一)苏志海是被推到和强压在地,并不是“路滑险些跌倒”,而且王赛芝目睹一切,因此王赛芝撒谎。

(二)照片显示王赛芝的面前,只有张锦森对苏志海施暴,以及卓振宏保护苏志海,斜坡空间很大,既不“混乱”,也没有“人挤人”,张锦森不是在开路,而是推倒和压倒苏志海,因此马华话望生区会秘书徐先权说谎。

(三)图片可以证明,苏志海还跌倒在地上,王赛芝已准备上车离去,并不如她所说的“确定他站起来后才步上轿车离开”,因此王赛芝再次撒谎。

图(一)说明:张锦森(左二)把苏志海(左三)和卓振宏推到一边。黄业华在不断和王赛芝说“副部长,请给我们五分钟”。整个游说活动是完全和平及不具有威胁性的,而且在场外进行,与何应聪声称“全民挺明福闯入破坏马华活动”完全相反,何应聪在撒谎!



图(二)说明:张锦森(左三)强把苏志海(左三)压倒在地上,全民挺明福成员卓振宏(左四)阻止不果,王赛芝(右前)冷静的目睹暴行,没有阻止。




图(三)说明:张锦森(左四)要把苏志海(左三)拖走,苏志海面露痛苦之色,卓振宏(左二)对张锦森的过度暴力感到震惊,其中一位马华党工(左一)尝试挡着媒体和公众拍照。




图(四)说明:苏志海(右一)痛苦地躺在地上,王赛芝(左一)不闻不问,快步离去。




图(五)说明:苏志海(左二)在卓振宏的协助下,挣扎爬起。张锦森愤怒的拉着卓振宏的手,企图继续施暴,右边两个马华党员对此冷眼旁观,没有阻止张锦森施暴。




图(六)说明:张锦森(右二)看起来打算向苏志海(左二)继续施暴,卓振宏(左一)尝试保护他,此时身穿黄衣的马华党员才开始阻止张锦森。



要求开除张锦森严惩王赛芝

黄业华表示,“全民挺明福”运动对于马华公会的种种污蔑和谎言感到遗憾,并希望马华公会开除张锦森和严惩王赛芝、徐先权和何应聪。

黄业华(右图)指出,这个记者会就是为了弄清事实,拨乱反正,找出真相,还全民挺明福一个公道。

“全民挺明福对王赛芝屡次撒谎感到遗憾,并认为这已影响担任公职者应有的基本诚信,破坏政府的形象。试问,一个没有诚信的人,如何管理重要的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事务,如何令人相信王赛芝能够正当无私地使用政府钱财?”

“无数的谎言,令人惊讶马华前总会长所提倡的‘清清白白做官,堂堂正正做人’是否还是马华公会的从政理念?企图以谎言欺骗人民,欺负弱小的人民代议士和地方政治领袖,是这句口号的最错误示范。”

苏志海保留法律诉讼的权利

苏淑慧的弟弟苏志海也指出,他将保留起诉张锦森的权利。

“我不能接受在民主文明的国家竟然会发生这种事,而且施暴者还是国内第二大政党马华公会的区会秘书。”

除了上述三人之外,其他出席记者会者包括事发当天在场的赵明福胞妹赵丽兰,以及“全民挺明福”运动成员卓振宏等人。

他们也抨击王赛芝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污蔑“全民挺明福”运动政治化,并且与政治势力有关。

张念群批马华不曾为推撞忏悔

赵明福妻舅苏志海于加腊士补选中,惨遭马华地方领袖推倒致伤,迄今已过了三天,民主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左图)炮轰马华诸位领袖不仅没有为这种野蛮的行径表达丝毫的忏悔与检讨,反而屡次中伤“全民挺明福”的成员与赵家家属。

“全民挺明福”第一场补选

针对马华福总会长颜炳寿说他对逢补选必见“全民挺明福”感到不解,而且指责“全民挺明福”为何只找马华和民政党的领袖,而没找巫统、国大党和人民进步党的说法;张念群指出,“全民挺明福”是在今年8月成立。换言之,加腊士补选是“全民挺明福”成立后的第一场补选,何来“逢补选必见“全民挺明福””之说?

“其次,“全民挺明福”寻找马华和民政党的领袖又错在哪里?马华前总会长翁诗杰与现任署理总会长廖中莱曾在去年7月18日,在明福的灵堂前答应其家人会尽全力协助赵家,也答应赵家会要求政府成立皇家独立调查委员会。如今赵家与“全民挺明福”的成员寻找马华部长要求其领袖兑现承诺,及对是否支持成立皇委会一事表达立场,也是天经地义,为什么却被颜副部长指责成拥有“特别议程”?”

也是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的张念群发表文告,斥责马华屡次号称代表华社捍卫华社,可是对华社2009年的最大悲剧爱理不理,反要“全民挺明福”向巫统、国大党和人民进步党寻求协助,“马华可还有半点羞耻之心?”

张锦森是行动党党员呼?

马华另一位副总会长曹智雄也发表言论,指他已经接获一份完整的报告,证明推人风波全因行动党而起。张念群挑战曹智雄立刻出示该报告,并拿出证据证明行动党涉及这次的推人风波。

“已经有连环照片证明,苏志海是被马华话望生区会秘书张锦森推到和强压在地,马华怎还能将错误赖在行动党身上?难道曹智雄收到的报告显示,张锦森不是马华党员而是行动党党员?”

侮辱公民社会分子的智慧

另外曹智雄指“全民挺明福”是被行动党特地带到话望生制造话题也是有欠公平的。张念群强调,“全民挺明福”的成员是在自费自主的情况下组队前往话望生为明福等人权课题保温,曹智雄却将公民社会的主动与努力视为行动党的政治工具。

“他的言论严重的侮辱了公民分子的智慧,他必需向这群热血的有志之士道歉。”

张念群指出,“全民挺明福”从来都不是行动党或任何政党的政治工具。

“我们乐意和“全民挺明福”一起为明福等人权课题奋斗。明福课题从来不是也不应该是专属于任何政党,我们也相信惟有通过全民的努力才能为明福讨回应有的公道。”

Monday, November 1, 2010

政治化明福事件?


亲爱的王赛芝副部长:



我们老远跑到Gua Musang来要求制定《人权法》,第一个找的政党人民代议士,不是明福原属的行动党,不是公正党,不是回教党,而是号称世界上第三大华人政党--马华公会!



我们相信马华是代表华人在政府及内阁的权益,所以我们才来找您。因为你是我们人民的希望。



如果说这篇文章太过华人沙文主义,那么,谈谈1个马来西亚吧。



1个马来西亚人民被执法单位滥权而死者,不只是赵明福,还有不满15岁,私自开车而被警方无故射死的Amirul Rashid, 不明不白死于扣留所得古甘。



这不是另一个很讽刺,很黑暗的1个马来西亚吗?



如果你说马华不知是代表华人而已,那么你可不可以站在一个各族中庸的立场,为上述三位请命?



因为你们还是中央执政党,你们比我们这些乌合之众的自行发起和自行融资的运动,更有资源,人脉来为他们请命。



人民代仪士主要职责是什么?为人民请命!为人民谋福利!为人民的幸福而争取!



而你,我们只是站在你的演讲台外面,卑微地要求您过目过目我们的诉求,有那么难吗?我们也是人民啊!



什么在补选敏感?什么在补选不宜提出诉求!讲回现实,如果不是因为补选,你真的会过目此备忘录吗?会把它认真看待吗?



人一死就没有分进国阵棺材还是民联棺材,因为生命是宝贵的,没有一个人愿意死得不明不白的!



因为我们是1个马来西亚的子民,所以我们有权要求各族人民,不管你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依班人都好,都不应该不明不白的死在扣留营或是执法单位的口供室。



因为我们是1个马来西亚的子民,所以20岁的志海有权要求知道其姐夫的死亡原因,并将该负上此责任的官员绳之以法!



因为我们是1个马来西亚的子民,所以我们全民挺明福才会放下各自周末的休闲时间,工作,大老远从吉隆坡跑上Gua Musang去请您支持我们的议案。



而马华和民政两党在此事件的反应是什么?您,心里比我还清楚吧!

揭露报案者竟然是捕人的警官 赵丽兰要求见律师被骂“笨蛋”


全民挺明福4人昨晚获释后,揭露这次报案者,竟然就是下午带队逮捕他们的武吉安曼警官马斯里(Maszely Minhad,下图左)。他们也揭露,在扣捕的6个小时期间,一名警官无礼对待他们,甚至指责他们是“笨蛋”。

需要重返丹州警局报到

遭逮捕的4人是赵明福胞妹赵丽兰、妻舅苏志海、全民挺明福运动协调员黄业华和成员卓振宏。他们是在昨天下午2点20分左右,被马斯里亲自带队押返话望生警区总部,理由是全民挺明福已经违反了选举罪行法令4A(1) 。

不过,警方却是援引刑事程序法典112条文,以证人身份录取他们的口供。

在昨晚8点45分左右,4人终于获释,警方允许他们以口头保证及一名担保人的条件下,保释外出,但必须在11月15日重返 话望生警区总部报到。

指责传单散播种族仇恨
黄业华(上图右)在记者会上揭露,根据他向警方了解,此次报案者就是来自武吉安曼全国警察总部的马斯里。

据他出示的一份警方文件,马斯里指控全民挺明福派发的传单,有意图要散播恶意、不满或种族仇恨。

奇怪的是,马斯里昨午在捕人时,受到《当今大马》询问时却表示,警方是因为接获公众投报,指全民挺明福在加腊士派传单助选,才逮捕4人。

问话时要起立否则无礼

4人被送往警局后,超过两个小时没法会见律师,宪赋权利惨遭剥削。

赵丽兰揭露,当一名警官询问他们的名字时,他们要求先会见律师,不料这名警官竟揶揄他们连名字都不知道,实在笨蛋(bodoh)。

除此以外,她也揭露,另一名警官在向他们问话时,竟要求他们起立,否则就是不礼貌。

“这名警官指责说:‘我站着,你们坐着,不是很没有礼貌吗?什么学校毕业的?’”

双手交叉胸前也被批评

黄业华表示,为表示他们的礼貌,4人就决定站立起来,不料当他在起身后,由于双手交叉胸前,又被警官指责。

“警官当时要求我,把双手垂直放在两旁。不过,我这次就决定不听他的,并告诉他,如果我抵触什么法令,就直接起诉我。接着他也不了了之。”

4人被拒绝会见律师超过2小时,一直到黄家和取食物及饮料到扣留室时,才被赵丽兰等人逮着机会,要求警方允许也是一名律师的黄家和留下。

丽兰亲身体会被捕经验

有记者询问赵丽兰,是否担心胞兄赵明福的不幸事故,发生在她的身上。赵丽兰回应说:“感觉上,原来被人逮捕就是这个模样。”

“虽然法律阐明,每个人都有权利会见律师,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原来很难。外面的人根本就很难了解里面的人的情况。”

她强调,本身一再坚持要会见律师,就是因为反贪污委员会一名官员,曾在验尸庭上声称,赵明福于雪州反贪会总部接受调查时,未曾要求会见律师。

“我不要哥哥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们共有4个人被捕,(就已面对这种情况),很难想象哥哥1个人会是怎样。”

思母亲忍不住泪眼盈眶

询及母亲是否曾致电给她,一直坚强发言的赵丽兰一时感触,忍不住泪眼盈眶说,母亲非常担心她。

黄业华强调,他们4人这次被捕,更加证明了全民挺明福的其中2项诉求,大有道理。

这两项诉求是:倡议及制定《人权法令》,保障国民的安全;以及倡议及成立独立警察投诉和行为不检委员会,防止警方滥权。

为自己,为下一代做出保障人身安全的诉求,有错吗?


不是因为困难,所以我们不做;而是因为我们不做,所以事情变得困难。
路,只有一条…叫做跑下去,勇敢的跑下去。人的一生不可能无风无浪,遇到了就一定要学会 [乘风破浪]!
革命…誓革我国腐朽荒谬制度的命

Monday, October 25, 2010

一日不平反,人人是明福



在趙明福冤死超過15個月後的今天,當你在報章上翻閱到明福冤案的跟進報導時,你的心情是依舊激動憤慨,抑或早已恢復平靜?我的主觀希望是前者;可是經驗法則告訴我,客觀事實屬於殘酷的後者。

當日明福從雪州反貪會14樓墜落後所激起的千層巨浪,如今或已淡化成許多人茶餘飯後閒聊中的其中一個話題、或是在熙熙攘攘新聞中的其中一部長壽劇。

如此滔天冤案,要是發生在任何一個公民意識稍高的國家,高層領袖恐怕早已鞠躬下台。可是,我們的政府高官到了今天卻依然一副老神在在、反貪會前任主席可以光榮退休、皇家調查委員會不成立就是不成立。我們是應該拜倒於高官的丟官免疫力,抑或應該欽佩於民眾的菩薩包容心?

明福冤案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首相曾親自召見趙家成員,並承諾會徹查真相,還趙家一個公道。可是沒有人明白,既然要徹查到底,為何又拒絕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

用以取代皇委會的驗屍庭,自去年7月29日開審至今超過一年,明福的死因是隨著法醫普緹的供證而漸趨明朗、或是隨著反貪會代表律師阿都拉薩的“自掐”演出而淪為鬧劇、還是隨著那張遲到的字條而變得愈加晦暗不明?

或者我們應該問的是,當阿都拉薩以粗糙的“少數服從多數”來回應普緹的供詞,並宣稱現在形勢是 “4比1”時,我們還應該對驗屍庭還原真相的功能抱持多大信心?

而普羅大眾在好奇明福死因之餘,還有沒有人在乎,反貪會(以及所有其他政府執法機構)是否有被濫用以騷擾及打壓在野黨之嫌?這是一個比反貪會的盤問手法專業與否更為嚴重的問題。

社運人士及在野黨領袖不斷提醒,只要一日沒有真相大白,人人都可能成為下一個趙明福。其實,在一個公器私用不斷被默許、被容忍、被淡忘的社會,你我早就已經是這個體制下的趙明福了。

突然想起當年白小原校被強行關閉之後,吉隆坡中華大會堂門前懸掛的那副時時刻刻提醒我們不能鬆懈的“救救白小”計時牌。發起“全民挺明福”運動的隆雪華堂民權委員會,或許是時候爭取為明福冤案再立另一個計時牌匾了。

Tuesday, September 21, 2010

至今仍无法确认字条笔迹属谁 受询原因何在查案官哑口无言




总检察署在相隔1年后才把“字条”证据呈堂的做法掀起许多疑点,赵明福坠楼案查案官阿末纳兹里(Ahmad Nazri Zainal)今日更承认,就算“字条”已经正式呈堂,他还是无法肯定“字条”是出自谁的手笔。

他在接受赵家律师哥宾星的交叉盘问时表示,本身无法证明“字条”上的笔迹属谁,也无法确认是否来自赵明福的手笔。

无法确认两文件的笔迹属谁

他承认,本身只是通过一本笔记本及凭单(voucher)上的笔迹,去推敲“字条”上的笔迹,是否与这两个文件的笔迹吻合。

虽然这两个文件都是他在赵明福的背包上寻获,唯他承认,本身不确定这两个文件的拥有人是否赵明福,也不能确认两个文件上的笔迹是否出自赵明福手笔。

当哥宾星再三追问这名助理警监级的警官,如何确认“字条”就是赵明福的笔迹时,他竟然数度哑口无言,无法回应。

哥宾星:你是否知道谁拥有这本笔记本?

阿末纳兹里:不知道。

哥宾星:那么凭单呢?

阿末纳兹里:不知道。

哥宾星:是否曾调查(两个文件拥有人是谁)?

阿末纳兹里:没有

哥宾星:那么你是怎么确认赵明福的笔迹?

阿末纳兹里:……

曾咨询两名上司同样没指示

teoh beng hock note 200910 01阿末纳兹里承认“字条”非常重要,但当他受到哥宾星询及为何没确认笔迹时,竟又再次结舌,说不出一个字。

他只表示,本身在着手调查“字条” 时,曾经咨询两名高级警官的意见,但两人也没指示他确认“字条”的笔迹属于赵明福。

至于两名上司没有指示的原因,阿末纳兹里同样答不出口。

最后,连遭逼问的阿末纳兹里,在哥宾星追问下承认,本身至今还不能确认“字条”的笔迹属谁。

“字条”在赵明福背包上发现

较早前,总检察署正式把据称是赵明福亲笔手写的“字条”呈堂成为证据。这个“字条”是一张以中文及马来文手写的A4纸张,它是在赵明福出事时所用的背包中被发现。

阿末纳兹里上午供证时表示,本身是在2009年7月17日搜查赵明福的背包,但要到10月7日才把有关“字条”列入证物名单中。

他声称,本身在17日搜查背包时,曾把许多物件列为证物,不过却没有把一些纸张等物件列入其中,因为他认为那些物件“没有多大的价值”。

近3 个月后才把背包列证物

根据他在庭上的供证,他在17日列入证物名单的物件,包括了赵明福的钱包、身份证、提款卡、相机、光碟、电脑充电器、职员卡、记忆笔、媒体证、及钥匙等近50 余件物件。

他宣称,本身在17日把上述物件列为证物后,即把背包锁在他办公房内的橱柜中,一直到10月7日才再次打开背包,把之前未曾列为证物的其他物件,也一并列入证物名单中。

据他所说,10月7日才列入证物名单的物件,包括了一张写有中文及马来文手写字体的A4纸张、2张中文印刷字体的纸张、2张A4白纸、1张前后写有罗马字母的纸张、1张会议记录及3张民主行动党的党员名单。

此外,还有一本支票簿、内有50令吉的红包及购物优惠券等,都是在 10月7日才列为证物。

在阿末纳兹里列数这些物件时,总检察署律师陈福全也逐一把所有物件及背包,都呈堂成为证据。

手写A4纸就是所谓“字条”

NONE赵家代表律师哥宾星(右图)过后在法庭外向记者证实,该张以中文及马来文手写的A4纸张,就是所谓的“字条”。

“那张纸就是我第一次在验尸庭看到的‘字条’,该张纸只有1面写有字。”

或另请翻译专家来进行对比

他也透露,赵家已聘请自己的翻译专家,翻译了“字条”上的中文字;一旦总检察署的翻译员所提供的翻译版本,与赵家的翻译版本有所不同,那么赵家将申请让自己的翻译员上庭供证。

“我要先盘问总检察署的翻议员,看他是否接受我们的翻译版本。若有需要,我将向法庭申请,让我们的翻译员供证。”

查案官:受通知赴命案现场

阿末纳兹里在庭上也一一交待,他如何发现赵明福的背包。他透露,本身是在2009年7月16日接获通知,于2点45分抵达沙亚南商业大厦(Plaza Masalam)以处理赵明福的坠楼案。

他宣称,本身在5楼发现赵明福的尸体后,于3点25分左右到14楼的雪州反贪会总部,进行调查。

他声称,本身抵达反贪会总部后,向一名女性官员查利娜华蒂问话,后者把赵明福的身份证副本交给他,他才获悉卧尸者正是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

反贪会官员告知背包在沙发

据阿末纳兹里所称,他离开14楼后,重返案发现场,接着在大约下午5点,才再次重返14楼的雪州反贪会总部。

他宣称,查利娜华蒂是在这时才告诉他,赵明福的背包遗留在雪州反贪会总部的一个沙发上。
他向法庭转述查利娜华蒂的谈话,声称后者目睹赵明福案的查案官安诺尔(Mohd Anuar Ismail ),曾把背包拿进自己的办公房,过后背包才再次出现在沙发上。

发现窗闩已脱落且不见踪影

他也供称,本身发现14楼的窗户门闩已经脱落,但在案发现场遍寻不着这个门闩。

他也表示,赵明福的卧尸地点就在该窗户外的正下方。而警方鉴证队伍在他抵达后1个小时15分之后,约下午4点抵达。

由于阿末纳兹里的供证冗长,验尸庭宣布暂时休庭,直至下午2点才续审。

哥宾星希望,本身可以在今日内,完成交叉盘问阿末纳兹里及负责翻译 “字条”的翻译专家。

字条是否明副遗书备受争议

总检察署在8月9日宣称,他们早上准备提呈新的“关键证据”就是去年在赵明福单肩背包中发现的一张字条(note),可能会为其死因带来一些线索,唯他们矢口否认像试图隐瞒证据。

该字条是在赵明福死后两个月才被发现,不过却在一年才让它曝光。一些主流媒体早前引述消息,声称有关字条是赵明福的遗书。但赵家严重质疑该字条的可信度。

上一次的8月18日审讯时,泰国著名法医普缇来马供证,她坚持赵明福坠楼时并非清醒,而且不是死于自杀。虽然普缇不愿再评断,赵明福遭他杀的可能性有多少巴仙,唯她为第二次验尸总结说,赵明福不是死于自杀。

今天主审的是验尸官阿兹米尔(Azmil Muntapha Abas);总检察署由律师陈福全代表,而反贪污委员会律师是阿都拉萨(Abdul Razak Musa)。赵家代表律师是哥宾星(Gobind Singh Deo),而玛力英迪亚斯(Malik Imtiaz Sarwar)代表雪州政府。

INQUEST UPDATES!



COMING INQUEST:

DATE: 14.10.2010

TIME: 2.30PM

VENUE: SHAH ALAM HIGH COURT –Majistret 5

Subject: IO Mohd Ahmad Nazri continue his cross- examine by Mr Gobind Singh for his “professional” investigation!


NEXT INQUEST:

DATE:22.10.2010

TIME: 10AM

VENUE: SHAH ALAM HIGH COURT –Majistret 5

Analysis of “Teoh Beng Hock’s note”




Posted on September 20, 2010, 11:10 pm, by guansin, under Judiciary, Malaysia, justice, politics.https://airkosong.com/_/2010/09/20/analysis-of-teoh-beng-hocks-note/

Earlier, I have made the literal translation of the so-called Teoh Beng Hock’s note. I must highlight that at this point in time,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note is yet to be established. Furthermore, the circumstances under which the note has surfaced have made it even more questionable.

That aside, it is worth looking at the content of the note in detail, factoring in the context and Chinese language semantics.

The main purpose of the note appears to be a status update by Beng Hock to his boss YB Ean Yong. This is evident with the following points made in the note:

  • “They took away all the computers without our making a copy of the files. They keep pointing finger at you.”
  • “I said ‘mendapat lulusan YB’, they insisted to type ‘mengikut arahan YB’”

The second point is especially significant. It is the clearest indication that Beng Hock’s statement was not made according to his own words, and that MACC was actively after YB Ean Yong, by playing with the right words that carry legal liability to YB Ean Yong. It’s the clearest evidence from Beng Hock that MACC was abusing its power to pursue the opposition leader YB Ean Yong.

The most difficult part to translate correctly is “Pretending to understand/know, but still dragged you into the trouble.” (“不懂装懂,结果连累了你。”) The context is important, and probably YB Ean Yong would be able to understand what Beng Hock actually meant to say. I can only speculate as follows: Beng Hock had earlier offered to go for the interview at the MACC office, reassuring his boss that he knew how to tackle the interview by the MACC officers without causing any legal implication to his boss. Obviously, to Beng Hock’s mind after the intimidating interview, he had failed to protect his boss from any legal liability, hence his regretting words of ‘Pretending to know/understand’.

While MACC has framed the note as Beng Hock’s suicide note, I find it too far to be so, at least semantically in Chinese. First and foremost, they wanted to make us to believe it’s suicide note based on the final two words: 再见. The most precise translation in English is “See you”, or in Malay “Jumpa lagi”. They must be badly advised by someone lousy translator to mean “Good bye”. And MACC jumped on it and turned the simple status update note as a suicide note. What a fatal mistake.

If it were indeed a suicide note and Beng Hock indeed wanted to bid his final farewell, he would use the term 永别 (“farewell forever”) or even 来生再见 (“see you in the next world/life”), as any typical Malaysian Chinese would.

And I can imagine for Beng Hock, who was supposed to have his marriage registration ceremony the following day and who knew that there was an unborn child in the womb of his fiancee, he would at least mention something about her and the unborn child. And that’s his final note to another living person. It is not logical to miss this out under such emotion of final moments of his life.

IT IS NOT A SUICIDE NOTE.

I would venture to give a context to the note, instead of calling or texting his boss. His handphone could be out of battery by that time, or it was not in his possession (remember all his possessions could be taken over by the MACC interrogators). Or he could be concerned that his communication with his boss was already under the authorities’ surveillance, therefore he decided on the safest method: write a note and hand it over personally.

As to the brevity of the note, it was almost self-evident. After being interrogated by the MACC officers into the early morning, Beng Hock was already exhausted. Those were the exact words he wrote “我很累了” (I am very tired). Hence such a brief note to provide a quick update to his boss, who must be very concerned for Beng Hock by then. And Beng Hock thought he would probably slip the note under the door of his boss’s office or drop it into a letterbox or something.

Now, why the many-month delay on the part of MACC to surface this note if it was indeed authentic? Someone inside might have appreciated that it is not a suicide note, although even a little spinning they could still frame it as one. The most difficult part to MACC is Beng Hock’s allegation carried by the note, that MACC was involved in abusing its powers to frame up YB Ean Yong (‘mendapat lulusan YB’ vs. ‘mengikut arahan YB’). If MACC surfaced this evidence, it slapped them on their face while not guaranteeing the whole Malaysia would believe it to be a suicide note. Lately the proceeding of the inquest has pushed the MACC against the wall, and it’s therefore logical for them to unleash this less effective weapon as the last resort.

And what happened after the note was written, if it indeed was Beng Hock’s final note, is unknown. What is clear now is, it is NOT a suicide note of Beng Hock. And this is the loudest truth of all now: Beng Hock was murdered by someone, someone who is most likely related to or works for MACC. It is high time all Malaysians demand justice for Beng Hock. (And for the clues of this person, we still have many clues from the MACC expose letter.)

Friday, August 20, 2010

18.8.2010验尸庭- 开棺验尸报告,普提供证:“我很肯定赵明福不是自杀, 并强调赵明福并非在神智清醒状态坠楼!“

雪兰莪州政府聘请的泰国著名法医庞缇(Pornthip Rojanasunan)今天在赵明福死因调查庭供证,表明在进行第二次剖验后,发现颈部伤痕乃坠楼前致伤,强调赵明福并非在神智清醒状态坠楼,同时证实 赵明福不是自杀身亡。

庞缇(左图)今天在法庭上为其验尸报告作结论时表明,她维持自己在之 前提过的坠楼前致伤看法,同时不能够确认他是清醒状态下坠楼。

庞缇曾在去年以照片推论赵明福80%死于他杀,20%死于自杀。无论如何,她 今天只说:“我不会详细说明巴仙率……我确定(赵明福)不是自杀。”

她供证时也提到,赵明福颈项的伤痕是坠楼前所致,这个伤痕并非勒痕,可 能是钝物所致,不排除是把一些东西置放在颈部之间,或者把头部按向某样东西。

另外,她推翻自己之前的推论,称赵明福肛门和臀部的伤势是坠楼 造成的,而非殴打所致。

坠楼前钝物伤颈

根据庞缇共计11页的验尸报告,赵明福颈部有两处 挫伤(contusion),其中一个撕裂伤痕位于下巴,另一个则在颈项左前部位的下颚,约四公分对三公分;而这些挫伤都深入皮肤底下的肌肉层。

她在庭上表示,她尝试找出如何造成颈项的伤痕。首先,她排除任何坠 楼时直接撞击到物件所致的可能性,因为颈部是人体受保护的部位。

她与她的职员检视超过30宗高处坠楼案件,结果没有发现到任何类似赵明福颈 项的伤痕。

此外,由于赵明福的颈项内部出血(hemorrhage)程度更严重于坠楼可能造成的情况。她当然也有检视其他更相似案件,但都 没有发现受害者皮肤下会有挫伤。

因此,她强调颈部的伤痕乃坠楼前产生,并且不认为是勒颈(manual strangulation)所导致,而是由更大、需要更大力气或重量的东西造成伤痕。

她指出,钝物或类似东西是可能造成这伤痕,或许是把 东西放在颈部之间,抑或把头往下按到某样东西上。


缺氧导致不清醒

庞缇今天也反驳英国法医教授彼 得维纳兹(Peter Vanezis)早前的说法,即没有证据显示出赵明福的颈部,曾在死前有一段显著的时间遭压制(neck compression)。

她表 示,依据首份验尸报告,指赵明福有小幅度脑部水肿(minimal cerebral edema),意味受害者有一段时间是缺氧(hypoxia),预测至少是五分钟。

由于压力足以造成缺氧,让脑部接收不到氧气,所以她认 为,赵明福可能颈部被压制至少五分钟,亦不排除赵明福是在非清醒的状态下坠楼。

彼得维纳兹(右图)在4月27日接受哥宾星的盘问时,坚称赵明福的颈项没有被人掐或 勒过,并表示那瘀青和下巴的伤痕是一块的。

他补充道,瘀痕是会移动和扩散,称第二次验尸时,瘀痕更是明显。

庞缇听闻雪州政府 代表律师马列英迪亚斯(Malik Imtiaz Sarwar)说明彼得的看法后,马上说:“不。从不可能。没有死后出血这回事。”

“我 还是相信他(赵明福)是不清醒,因为没有显著解剖结果显示出他(坠楼时)是清醒。”

反驳英国法医说法

庞 缇进一步表示,在案件中不能够只依赖脚踝的骨折(fracture)作判断,而赵明福的案件中,只有一边脚踝骨折。

以本身经验而言,她指若 以脚着地,不但脚踝会骨折,头盖骨底部也会断裂。不过,在本案中,她并没有发现颅底有裂痕。

此外,如果以清醒姿态坠楼,受害者很可能会以双 手保护自己。她称,这时候手腕就会出现科雷氏骨折(colles fracture),显示出受害者以手着地,导致手腕骨彻底骨折。

“可 是,在这案件中,没有出现科雷氏骨折……(所以)不能确定说(赵明福)是完全清醒的。”

她不赞同彼得指赵明福清醒坠楼的说法,她强调那会有 很多骨折,包括两边脚踝和手腕。

肛门伤痕坠楼所致

另外,庞缇原本在验尸报告中提到,肛门 部分的状况欠佳,所以其看法是肛门伤痕,或许是从骶骨(sacrum)和骨盆(pelvis)的严重伤势所延伸而至。

不过,她今天在法庭上 表示,第二次验尸后发现,骶骨骨折程度相当严重,足以造成肛门出现撕裂,所以她认为肛门和臀部的伤痕是坠楼造成,而非之前她所说遭殴打的可能性。

她 在去年供证时曾指赵明福肛门的伤口,显然是物件插入所致,并非由坠楼冲击力导致。至于赵明福臀部右下方出现的三条伤痕,她认为乃遭木棍打伤,而且每道伤痕 的着力点和方向都不同。

庞缇说法意味坠下前或受伤害

雪 州政府代表律师马列英迪亚斯过后在法庭外表示,庞缇在经过第二次解剖后,确定赵明福颈部有显著伤痕,为坠楼前受钝力致伤(blunt force)。

他表示,庞缇的说法符合双溪毛糯医院法医组主任沙希旦 (Shahidan Md Noor,左图)之前提出的看法。

“因此,之前有争议指(赵明福)在坠楼前受到任何暴力对待、挣扎或其他迹象。 现在,这里有证据可能指向这种可能性。”

他指出,依据庞缇所说的坠楼前致伤、坠楼时不清醒等证词,“如果我们把这些证言综合起来,在某程度 上,可说赵明福从窗口坠下前,有受到伤害,以致可能在坠楼前呈昏迷状态。”

赵家代表律师哥宾星(Gobind Singh)表示,庞缇今天在法庭供证时强调她之前的立场,即赵明福身上的确有坠楼前伤痕,以及肯定本案并非自杀案件。

至于死因调查官最后 会否接受庞缇,抑或选择接受其他法医的看法,他称这会在律师陈词时候才提出。

阿都拉萨提无稽问题

在 哥宾星结束提问后,反贪污委员会的代表律师阿都拉萨(Abdul Razak)接着提出许多问题,包括质疑庞缇的资格及其推论的可信度,他甚至说,庞缇是根据想象作出11月21日和今天的推断。

然而,阿都 拉萨的问题显示,他并不明白庞缇的证词,让庞缇忍不住揶揄他道:“我有一个问题,你是否是一个律师?”

阿都拉萨马上不甘示弱地表示:“虽然我比你年轻,但是我有24年的 律师经验。”

他还指称,庞缇在没有足够资讯作出验尸报告,宣称她是有意攻击反贪污委员会。此外,他竟然还要庞缇说明,在没有证人的情况下, 为何说有勒颈(manual strangulation)。

庞缇就说:“我不曾这样说。你需要重新回想你的记忆。我没有说过有勒颈”结 果,阿都拉萨的问题不但惹到其他律师不满,就连死因调查官都开口为庞缇替他说明。

他不断要推翻庞缇的证词,指她犯下很多错误,可是当中许多 都难以成立,主要是答案都是庞缇已经在早前说明或简直没有提过。

过后,他还指赵明福如果是昏迷坠楼,应该直接掉落,而非与窗口处有所距离。 庞缇说:“你需要听(我的看法),因为我有(案发调查的)经验。”

阿都拉萨则道:“你有坠楼的经验?”庞缇即强调:“我是专业的经验,因为 我是医生。”

“你要了解,我是为死者的权利而奋斗,不是雪兰莪州政府。”庞缇此言一出,满堂喝采与掌声。阿都拉萨提问庞缇期间,不时可以听 见出席者的针对前者的不满声和为后者的欢呼声。

延后9月1日过堂

庞缇今早8时53分在六 名保镖的保护下抵达莎亚南法院,同时抵步的还有赵明福家属代表律师哥宾星和赵明福的父母亲。

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Karpal Singh)、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回教党瓜雪区国会议员朱基菲里阿末(Dzulkifley Ahmad)等人今天也到死因庭聆听审讯。未到9时,死因庭已座无虚席,死因庭在9时30分左右开始聆审。

死因调查庭在早上9时30分左右 开审,直到中午12时20分左右,四名律师才结束盘问庞缇。

随着哥宾星向法庭表明,他们正在针对新证据寻求专家意见后,法庭宣布延后至9月 1日下午2时30分过堂。

此外,他们原本希望能够在八月份结束所有证人盘问,但是因新证据出现而延后,而他目前也无法确定何时能够完成新证 据的研究工作,就只能说其中将会涉及许多专家和看法。

“我不会说是自杀遗书,我认为是一个文件。至于是字条还是遗书,我不会表达任何看 法……我们过后才会考虑是否向总检察署或任何人采取行动,现在最重要是确定当中的论据。”

字条本需根据规程处理

此 外,庞缇身为海外罪案现场调查的专业人士,也点出若在现场发现的字条,就必须依据一定的规程(protocol)处理。

庞缇在庭内指出,类似证据对警方而言是非常重要,而警方需要进行 DNA化验,以及查明文件上的掌纹或指纹。

马列英迪亚斯表示,这理应是要及早进行化验,但是总检察署早前表明新证据是在去年十月份发现,而 现在他们也不知道究竟这些化验工作是否已经完成。

无论如何,他指新文件需要由死因调查官决定可否作为此案证据,而非总检察署抑或查案警员。

“我 担心这死因调查庭不被看重,因为这文件没有在更早时候提成上庭。现在我不确定在多大的程度上,这文件可以被视为案件的证据。”

一 度放弃出席庭讯

庞缇原订在1月7日、4月20日和5月20日出席死因调查庭,提呈她在赵明福二度验尸的观察报告,可是雪 州政府接获来自泰国司法部的信函,指庞缇有其他工作在身,无法出席庭讯。

庞缇随后指有政治压力,无法出席庭讯,不过她在7月13日致函改变 初衷,表明自己可以出席法庭审讯,前来为第二次剖验结果供证。

另一方面,早前提出的新证据,也会随着今天法庭开审而成为另一个焦点。

总 检察署在8月9日突然提呈去年十月份取得的新证据,引起各界震惊与非议,后据说是“赵明福遗书”的字条,引起赵家不满,并声明会聘请字迹专家辨认字条上的 字迹是否赵明福真迹。

庞缇倾向他杀嫌疑

庞缇在去年10月21日上庭供证时指出,她同意赵 明福是高处坠落而死,可是她估计他坠楼死时已失去知觉。由于赵明福的尸身有多处非坠楼伤痕,且没有抵挡坠楼阻力所致的伤痕,她推论赵明福80%死于他 杀,20%死于自杀。

庞缇的供证,几乎推翻进行首次验尸工作的两名本地法医——凯鲁 (Khairul Azman)和巴拉山(Prashant Naresh Semberkar)的结论。

三名法医证人的供词显示,凯鲁和 巴拉山着重于致死赵明福的结果,而庞缇则强调赵明福遭致死前的经历。这导致双方的说法出现冲突,促使死因庭下令开棺,在11月杪进行第二度尸体剖验。

五 名法医的供词,各以专家的角度分析赵明福如何步向死亡。不过,他们对赵明福的死因都有相同的看法,即赵明福是从高处坠楼而亡。

无论如何,除 了庞缇,其余四人全指赵明福坠楼时,是处于清醒的状态,同时赵明福身上的伤势一致为坠楼伤痕。因此,他们的说法是偏向“赵明福是自杀”。

庞 缇就曾指,并非所有赵明福的伤势都与坠楼所导致的伤势相符,意指后者生前曾遭虐打,自杀可能性比较低。

文章采自:独立新闻在线

赵明福追思会 - 马六甲 Teoh Beng Hock's Memorial Event - Melaka















Date/ 日期:20/08/2010(星期五)

Time/时间:8.00pm (晚 上八时正)

Venue/地点: Taman Kerjasama, Bukit Beruang,Melaka.马六甲“日日有茶餐室”

Thursday, August 12, 2010

赵明福追思会 /TBH Memorial 13/8/2010 ( Friday)










地点 : 加影市议会大礼堂
Venue : Dewan Bandaraya MPKJ

时间/Time : 8pm (晚上八时正)

日期 /Date : 13.8.2010 (FRI/星期五)

请大家踊跃出席. We welcome all

Wednesday, August 11, 2010

马来西亚的耻辱,司法界的羞恥, 人民的悲哀。。

驗屍庭審明福案:哥賓星接獲副本‧不確定字條是遺書

(吉隆坡)針對總檢察署強烈否認“收藏”和隱瞞在趙明福單肩包所發現的字條,趙家律師哥賓星今 日(週二,8月10日)說,若發生類似的命案,“自殺字條”不會成為被遺漏的重要證據。

詢及總檢察署聲稱因缺乏足夠的樣本核對字條的中文手寫字體,所以才遲至週一(8月9日)把字條 提呈上庭一事,哥賓星說:“我認為總檢察長的聲明是很可笑的;身為大馬法律機構最高領導人,我只有一句話來形容整件事情,那就是羞恥!”

他說,驗屍庭在過去約1年審訊以來,家屬和律師一直在場,但總檢察署卻從未要求趙家提供更多趙 明福的字跡樣本。

“若這就是總檢察署查案的手法,我想問總檢察長一個問題:‘你是否還有資格當總檢察長?引咎辭 職吧!”

傳字條寫給一名YB

另一方面,本地一些主流巫英文報章週二引述消息來源,率先揭露這張被指為趙明福“自殺字條”或 遺書的內容,哥賓星就此反擊說,他將在驗屍庭上把內幕公諸於世!

英文報章《星報》在標題為“新證據”的報導中指一張被總檢察長丹斯里阿都干尼暗示為“遺書”的 字條是於去年10月,即趙明福墜樓的兩個月後在其單肩包內發現。

《新海峽時報》與國文報章《每日新聞》紛紛引述消息,聲稱寫字條者(趙明福)對本身在錄供時向 反貪委會透露太多事情感到內疚,所以留字懇求上司的原諒。

報導也引述消息指有關字條是寫給一名“尊貴的”(YB)人物,且可推斷為一張遺書。

字條未必不利趙家

針對巫英文報章在字條未提呈上庭即公開內容時,哥賓星表示,他認為媒體不應把字條視為對趙家不 利的證據;相反的,字條內容反映了趙明福在雪州反貪委會辦公室扣留時所遭受到的各項‘待遇’。

他透露,總檢察署聲稱從趙明福單肩包所尋獲的字條上僅有數行以中文和羅馬字母寫成的字。

“我手上有一張副本,字條內有中文和羅馬字母,英文和馬來文,只有幾行字……”

Friday, July 23, 2010

赵明福追思会 /TBH Memorial 24.7.2010



地点 : 新山统一酒店
Venue : TROPICAL INN,JB

时间/Time : 8pm (晚上八时正)

日期/Date : 24.7.2010 (Sat/星期六)

请大家踊跃出席. We welcome all

谢谢你们的到来。。。,你们的支持与鼓励,我们都深深体会到!

Thursday, July 15, 2010


血泪的控诉,赵明福沉冤待雪一周年。
日期:17-7-10(星期六)
时间:7.30pm
地点:马六甲民主行动党人民礼堂
欢迎大家踊跃出席
Keadilan untuk BENG HOCK
tarikh:17-7-10(sabtu)
masa:7.30pm
tempat:dewan rakyat DAP MELAKA
semua dijemput hadir

http://www.youtube.com/user/dapmlk#p/u/17/JiVmbRzyWWk

最后的一夜, 你有梦见原该属 于你的幸福吗?

明福不会自杀


“我的明福不会自杀的!”赵明福的母亲张秀花今天在死因调查庭外开腔,申诉儿子在反贪委雪州总部无故离世已经一年,强调已经要结婚、期待小孩出世的赵明福,不会选择自行了断。

再过两天便是赵明福死难一周年,死因调查庭审讯迄今还没有结果出炉。随着媒体提问赵家有关此事,赵明福的母亲张秀花(右图右)和胞妹赵丽兰(右图左)都相继开腔申诉。

“我的明福不会自杀的!不可能的!(2009年7月)15号会回来……讲他会结婚的……一个好好的人……讲他要回来、拍婚纱照。”抱着赵明福遗照的张秀花已泪盈满眶。

“(明福)跟我们讲要一起去旅行……四个人一辆的士……哪里会去自杀?不会自杀的!(明福)还讲到很开心……要丽兰帮忙选婚纱照……要不是他们带去……(明福就)回来结婚了……(现在连)孩子的脸都看不到!”

随着张秀花的激动与泪眼婆娑,媒体记者的镁光也灯不停闪烁。

“如果不是他们带走,哪里会死?!去了,就不能出来啊!……一个好好的人,被他们带出去就死在那边……一个清清白白的人……他们多残酷的行为……”

冀望庞缇可顺利供证

提及每次出庭审讯,赵家都会带着赵明福的照片前来,赵明福胞妹赵丽兰解释道,“我母亲要陪同赵明福一起看着每一次死因调查庭的审讯。”

“我们要明福看到,证人、死因调查官等人的言论是否发自内心。我们要他听到调查庭的每一道声音。如果里面有杀了他的人…… (或者)死因调查庭内的律师是否专业……我们都要明福看到、听到、出席。”

赵丽兰(左图左)亦表示,他们都不希望案件随便就结案,“我们要公理、我们要真相,但不是轻易就把案件结束。”

对于泰国法医庞缇(Pornthip Rojanasunan)已经确定来马,赵丽兰表示很欢迎她能够确定前来供证,因为在第二次剖验后,赵家都在等待她。

因此,赵丽兰希望接下来一切能够顺利,不会再出现任何问题,致使庞缇供证受阻。至于庞缇这次供证内容是否会偏向首次供证的说法,她认为庞缇是讲事实,而他们无论如何都会接受庞缇的供词。

赵家将出席悼念公祭仪式

此外,赵家将会出席在本月16日(周五)和17日(周六)举行的悼念赵明福仪式与讲座,不过其他较远地区则无法前去。不过,赵丽兰表明,若有需要相关短片,可以向她索取。

赵丽兰呼吁大家出席这两天的仪式,道:“我们希望看到大家一起去,和我们走这段路。”

主要三场悼念赵明福的仪式与讲座分别是:

(一)本周五早上10时,将举行“陪同赵明福家人进行拜祭和追思仪式”,地点为前反贪委员会雪州总部所在的莎亚南商业广场(Plaza Masalam),即赵明福坠楼现场;

(二)本周五晚上8时,将举行“赵明福同志逝世一周年纪念大型座谈会”,地点在隆雪华堂礼堂;

(三)本周六早上8时,将举行“赵明福逝世一周年公祭仪式”,地点为士毛月富贵山庄。

其他详情可以到相关网页(http://justiceforbenghock.blogspot.com/)查明。

更多报导: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8070?tid=1

Tuesday, July 13, 2010

为了2400令吉購买國旗的拨款做证, 害死了一条宝贵的生命。。。等了一年, 才等到一个简短的调查报告 !


2009年反贪特别委员会报告

NONE在赵明福离奇坠楼命案即将步入一周年之际,反贪污委员会表明,该会从未调查赵明福(右图)是否涉及贪污,反之他只是雪州议员拨款案件中的其中一名重要证人。

反贪会是在2010年6月3日受到反贪特别委员会的传召,要求解释赵明福案件的进展时,如此表示。

澄清赵明福只是重要证人

反贪特别委员会是由国会议员及上议员 所组成。委员会今日向首相纳吉及国会提呈2009年的年度报告,该报告节录了委员会传召反贪会,以解释数宗大案进展的会议结果。

“反贪会没有调查赵明福,反之,死者是有关雪州议员滥用拨款案件中的重要证人。”

“关于赵明福在 调查过程中,于雪州反贪会总部大楼附近死亡的事件,则仍在验尸庭的审讯中。

一个无辜清白的证人,被害死了,一年后的今天没人负起责任! 验尸庭还在审讯中!
这么简短的报告,却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公布,这就是首相您一直强调的 “ PEOPLE FIRST, PERFORMANCE NOW" 吗? 是反贪会无能? 还是故意延迟公布这个报告以期污蔑明福? 还是故意包庇反贪会涉案官员企图掩盖事实?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teohs-sister-wants-macc-to-disclose-probe-results/

Monday, July 12, 2010

一个温馨的探访,一句感人的问候,一群人真心的支持。 谢谢你们以行动带来的温暖与力量

video

不管路途多遥远,不管平时的忙碌,只要有心,什么事都能完成。尊孔高二生,老师, 校长以及董事们抽出自己宝贵的时间千里迢迢从吉隆坡来到了马六甲,只为了给于鼓励以及安慰,再加上一些关心,甚至携带了些小礼物。可是最重要的,还是那份心意。所谓:礼轻情意重。那些礼物可是他们想了好久好久才选的,或者是自己和老师或同学亲手做的,写的,一字一句,一线一画都是自己的心意。每写一字,每画一线,都含义这小小的祝福,安慰以及鼓励。多么难得的心意。。。别人能这样,唯尔独不能。唯有尔的一句话,就获清白了。为何他人能,唯有尔不能呢?嗟哉复嗟哉,何不成其美?是否心有鬼,不愿助一臂之力?若无心虚,何必坚拒?要证明此事勿尔所为,就开口说,勿做事不果断,算什么男子汉!

Wednesday, July 7, 2010

Tahun Memperingati Pemergian Mendiang Teoh Beng Hock (赵明福逝世1周年追思活动)



1.Mengiringi Keluarga Mendiang Bagi Upacara Sembah Mendiang TBH
陪同赵明福家人进行拜祭和追思仪式


Tarikh/日期:
16 Julai 2010 (Jumaat) / 2010年7月16日(星期五)

Masa/时间:
10.00 pagi / 早上10点

Tempat/地点:
Tingkat 1, Plaza Masalam, No. 2, Jln Tengku Ampuan Zabedah E9/E, Seksyen 9, Shah Alam, Selangor (tanda arah: berdepan townhouse)

Map: http://www.streetdirectory.com/malaysia/kl/travel/travel_id_11838/travel_site_179471/


2.Ceramah <1 Tahun Memperingati Teoh Beng Hock>
赵明福同志逝世一周年纪念大型座谈会


Tarikh/日期:
16 Julai 2010 (Jumaat) / 2010年7月16日(星期五)

Masa/时间:
8.00 malam – 11.00 malam / 晚上8点至11点

Tempat/地点:
Kuala Lumpur &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 KLSCAH | 隆雪华堂礼堂 )
No.1, Jalan Maharajalela, 50150 Kuala Lumpur.


Penceramah/主讲人
1. YB Lim Kit Siang
2. YB Tan Kok Wai
3. YB Teng Chang Khim
4. YB Gobind Singh
5. YB Ean Yong Hian Wah
6. YB Anthony Loke
7. Cik Teoh Lee Lan


3.Majlis Ulangtahun Memperingati Hari Kematian Mendiang Teoh Beng Hock
赵明福逝世一周年公祭仪式


Tarikh/日期:
17 Julai 2010 (Sabtu) / 2010年7月17日(星期六)

Masa/时间:
8.00 pagi – 11.00 pagi / 早上8点至11点

Tempat/地点:
Nirvana Memorial Park (Christian Memorial Park), Taman Harmoni, 43500 Semenyih.
士毛月富貴山莊(世外桃源基督教墓园)

Saturday, June 19, 2010

没有父亲的父亲节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父亲节,大概每个人都快乐地在庆祝难得一到的父亲节吧!可是有些人却无法快乐,满足地度过一年一度的父亲节,反之使自己感到无比的失落感和伤心的感觉。。。若赵明福在的话,也许今天的父亲节会比过往的父亲节还要来得充实,快乐许多。。。其实有父亲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其实只要有父亲,天天都能是父亲节的;没有了父亲,就算是父亲节,也不能使自己过得好像有父亲在身边的那种快乐与满足感。其实大家并不奢求什么,只希望一家平安,一家团圆,和可以快快乐乐地在一起。屋顶破了还能补,可是家破了,能够再补回去,像以往那样吗?或者能够不以为然地过下去吗?请想一想,一个没有父亲的父亲节就好像少了什么,有句话说得对!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啊!父亲节里,父亲是重要的角色,少了他,就算再隆重举办的父亲节,也是等于一场空的美梦啊!原本一个父亲节应该是一个难得快乐的日子,却变成了令人满脸泪迹,心流血如注的日子。父亲节本来不是一种心理上的负累的,可是因为少了最主要的人,而慢慢变成了一种负累,使自己有些不想过的空虚的父亲节了。父亲节的目的是要为全世界的父亲“量身订做”的日子,可是少了父亲,那不是很没有意义也少了资格过父亲节了么?父亲节是要让父亲感受孩子对他们的爱。少了父亲,要怎样去表达自己对父亲的关爱呢?就犹如一个人失去了头颅那样,想找也找不回了。孩子的微笑都假了,灵魂像漂浮着。请问有人会希望去伤害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的易碎心灵吗?根本都不想嘛!可是有些是想见也不能见了,可是有些连自己的父亲一眼也没有看过,那岂不是很可惜又可怜吗?没说出口可能是哑剧,可以说出口却变成了一场悲剧。。。可是小孩长大了,最终还是会问的。。。总不能一辈子瞒着他吧?善意的谎言并不恐怖,最恐怖的还是人心险恶呀!没有父亲的父亲节是怎么过的呢?只是短短的一天,却能让人感到如此的悲伤以及漫长。。。

Tuesday, April 20, 2010

普缇供证是明福最佳生日礼物 赵家促首相无条件提供三保证


随着泰国著名法医普缇日前宣称遭到政治压力,继而要求大马政府提供她保障才会愿意向赵明福验尸庭供证,赵家今日促请首相纳吉遵守让赵明福命案水落石出的承诺,提供普缇无条件的保证。

赵明福妹妹赵丽兰表示,普缇原订4月20日向验尸庭供证,而当天正好是赵明福的生忌,因此普缇的供证别具意义。

“我们期望普缇的证词能成为给明福最好的生日礼物。”

“我们也希望明福之死,能有真相大白水落石出的一天,好让我们在未来可以向尔家解释,他爸爸无法陪伴他成长的原因。”

赵丽兰今午是在双亲赵亮辉和张秀花,以及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的陪同下,在国会走廊举行记者会,公开向首相作出这项请求。

由于纳吉目前身在国外访问,再加上验尸庭即将在下周二续审,传召普缇供证,因此赵家才会决定通过记者会来直接表达他们的心声,希望消息能够跨海传达到首相那里。

赵家衷心希望,首相纳吉能够遵守去年7月28日会见赵家时作出的承诺,即刻无条件给予普缇所需的三大保证。

这包括:
(一)大马政府和总检察署给予普缇官方保证,高度保障她的人身安全;
(二)给予普缇作为赵明福命案的独立证人,应该有的执行专业任务自由;
(三)大马政府将允许她进入吉兰丹,以针对泰南动乱的命案进行调查。

赵家认为,普缇的要求是非常合理,所以他们希望纳吉能够恪守他会见他们做出的承诺。

纳吉当时是承诺,中央政府将会想尽办法鉴定赵明福的死因,以及若发现其中有刑事成分,一定会采取行动。

若留下问号将会抱憾终身

赵丽兰也表示,当赵家上星期天从电子媒体上得知普缇因为受到压力而决定不来马供证,他们一家都陷入震惊、慌乱、难过和遗憾。

“普缇一直都被我们视为希望。我们一直都寄望普缇能将明福来不及留下的遗言,以另一种形式公布出来。”

“可是,普缇却突然说不来了,这让一切似乎都回到原点。怎能让我们觉得遗憾?”

因此,赵家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误会,也希望这场误会能够尽快得到澄清。

“如果为此而使明福的验尸庭留下问号,那将会使我们毕生的遗憾。”


吉祥轰内长拒无条件保证

林吉祥也敦促,人在国外的首相立即处理普缇的问题,以确保赵明福验尸庭能够顺利在20日进行审讯,不会再出现任何展延。

他批评,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和总检察长避重就轻,要求普缇先行提供施压者的资料,却不愿给予普缇无条件的保证。

“我要求内政部长和总检察长停止闪来闪去,表明全面保证和保护菩提的安全,以及她在泰南的工作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这个发生在去年7月16日的惨剧已经发生近一年,验尸庭应该在血债满一年之际完成审讯。”

“在这个即时通讯的时代,首相应该在数分钟内就能立即获知赵家的请求,因为首相曾凸显他本身是个拥抱网络,拥有部落格、推特和面子书的人。”

www.malaysiakini.com/news/129261

Friday, January 1, 2010

一个好人之死


Saturday, July 18, 2009

邻国烟霾飘来,大马的天空一直阴阴鬱鬱,空气沉闷得让人觉得呼吸困难。就在应该艳阳高照的週四(7月16日)中午,天空仍反常地阴暗迷濛,而一个年轻人却在14楼的高空直坠下来,永远停止了呼吸。

赵明福的死讯传来,我看到许多人都哭了,这才知道走的不只是一个年轻人,而是一个善良、诚恳的好人。他对朋友和同事很好,好得大家都不敢相信他就这样离开了,直到午夜,在我的手机另一端还传来哭泣的声音。

明福有学歷、有前途,也有父母疼爱、手足情深的幸福家庭。就在我写著这篇文章的时刻,他原本应该正在与妻子註册成婚,然后在亲友的祝福声中送上鲜花,亲吻妻子的脸。可是,他永远办不到了。

在重重疑云和烟霾之中,明福血溅於雪州反贪污委员会的办公室楼下。

我刚到一间小贩中心坐在角落聆听著小贩和民眾交谈。毫无例外,每个人都在说著这件事。

妇女非常心痛说,这年轻人的父母最伤心,辛苦把他拉拔带大,唸了大学,他却这样走了。反贪会到底在做甚么,把年轻人带到办公室,却没有好好照顾別人的孩子?

安哥说,最惨的还是原本在今日(週五,7月17日)和年轻人结婚的未婚妻,真的不敢想像她会有多难过。

女小贩提高声量说,为甚么他们要查这个没有犯错的年轻人,却不去查那些有大车大屋的议员?天天在报纸看了这么多新闻,为甚么“贪污局”不去查那些人?

男顾客说,就是因为行动党去挖別人的屁股,所以人家就特別针对行动党的人囉。

我恍然大悟,民眾心水清,虽然他们说得有点粗俗,但也一语道破真理。反贪污委员会一直盯著民联不放,却把更大的案子押后处理,是否这个原因?

反贪污委员会近期的表现,不是我一个人或是民联领袖质疑官员怀有政治议程,而是有眼睛、有耳朵的民眾都在质疑。

从反贪污局升格为独力调查和检控的反贪会,官员仍然选择性办案,甚至发表各种充满政治立场的言论,这是有目共睹的。

雪州召开听证会调查前大臣基尔和雪州议员夫人俱乐部的事件,事隔多时,反贪会没有声息,反而公开宣佈有足够证据起诉雪州大臣卡立用公款买牛,然后没有下文。民联议员再揭发基尔拥有豪宅,反贪会开档调查,也没有声息。

去年大选后民联揭发国阵议员2个月內用完一整年50万令吉拨款,没有下文。如今,反贪会轰轰烈烈调查民联议员,赵明福成了牺牲品。

赵明福骤逝不只是一个好人之死,而是全民对法律制度的信心宣告死亡。

人死不能復生,同样的,反贪会也不能重拾民眾已经彻底死灭的信心,但反贪会和警方依然要还死者家属和全国人民一个交代、一个公道,这是他们亏欠人民的债。

光明日报/泼墨‧作者:戴志强

17.07.2009